业务邮箱
2BTXwoVf@126.com

第192章双簧

发布时间:2020-04-12 18:49:23

第192章 双簧道士深深叹了一口气,说道:“就是我让你把戒指交给的那个人。” 庄家老头 我几乎失声叫了出来,怎么会是他 之前的疑惑一下子就解开了,面具大叔说道士和庄家的关系非同寻常,可道士却偏偏要帮助庄家的敌人,也就是庄家老头。这让我之前非常不解,现在听道士这么一说,我全都明白了。 原来这个庄家老头就是道士的养父啊 无论道士与庄家人到底有着怎样的关系,他毕竟救了我好几命,要是没有他,我都不知道我已经死了多少回了。 所以,就算道士真的要帮助庄家人,我也会尊重他的选择。 可目前的情况是,我非但没能帮了道士的养父,反而还把假戒指给了他,导致他的遗像破碎,也不知道还能不能有机会挽回了。 我苦着脸说道:“道长,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道士肯定听出来了我的不对劲,他急忙问道:“怎么了你干了什么” 我叹息道:“我晚上把戒指给了那个庄家老头,也就是你的养父,可谁知道他却说戒指是假的,遗像竟然也掉在地上摔碎了。” 道士脸色大变,慌忙道:“戒指是假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戒指呢” 看道士这么着急,我也急坏了,但我真的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啊我只好把戒指交给道士,然后把戒指经手的几个人和鬼全都说了出来,让道士分析一下到底是谁最有嫌疑。 道士仔细研究着戒指,反复观察,最后摇头道:“说实话,这件事情不怪你,因为这戒指我也看不出它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反正看年代、看质地,全都和真的是一模一样的。对了,你刚才提到的那个面具大叔是怎么回事” 我这才想起来之前为了不让道士发现我在怀疑他,所以就把所有和面具大叔有关的事情全都隐去了。既然现在道士问了起来,我也没必要隐瞒了,就把面具大叔从开始到现在发生的所有事情都告诉道士了。 道士听完之后,眉头紧锁。 我问他知不知道那个面具大叔是什么来历, 道士说他只是知道这个面具大叔不是个简简单单的人物,而且间三大家族对面具大叔没有好感,处处为敌。 如果按照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这个理论,那面具大叔应该对我们没什么不好的。 可他偏偏让我离道士远点,他和道士到底有什么仇怨呢 道士告诉我,他也并没有帮助庄家,只不过是觉得庄家老头曾经收养了他十年,这十年的恩情总是让他心里内疚。 我好奇地问他,为什么你想要报答庄家老头,却迟迟不对庄家下手庄家老头不是与现在的庄家是敌对的吗 道士说,因为是庄家老头一再要求他不能手他和庄家的事情,自己的仇要自己报,要是别人帮他报了仇,也就是他的<死亡货车>仇家。 我听了道士的话,才慢慢觉得这个庄家老头真的是有骨气,都岁数这么大了,还有如此一腔热血,真是让我佩服。 我紧接着又问了道士,那个突然出现在鬼宅当中,然后又突然死去的鬼魂到底是怎么回事。 道士说他可能是庄家的鬼魂,因为在鬼宅周围,有很多庄家的鬼魂来回游荡,监督庄家老头。 至于那鬼魂为什么会突然死了,道士就猜不出来了。 之后我又和道士聊了很久,我非常能体会道士的心情。现在我和道士之间也没有什么隔阂了,我也不再继续怀疑他了。 唯一让我难过的就是,他的养父已经彻底粉碎在了遗像当中。 道士说,的确有方法能救他,但是既然有庄家鬼魂能进入到了鬼宅当中,就说明庄家老头是没救了。因为只要庄家老头还活着,所有鬼魂都是进不去的。 我和道士一直聊到了天亮,然后我就去公司总部找杨荣了。 昨天晚上我和周杰约定好的双簧,今天一早就该派上用场了,要不然我们昨天进入杨荣密室的事情一定就该败露了。 我匆匆忙忙赶到杨荣办公室的时候,周杰已经在了,正满脸愤怒地和杨荣说着话,一看到我来了,冲我使了一个眼色,然后破口大骂道:“你这个东风货运公司的败类你还有脸来” 我知道现在已经一切按照计划行事了,于是我也愤怒道:“你说谁是败类呢你小子昨天晚上私自翻动杨总的东西,我还没向杨总报告呢没想到你却恶人先告状了” 杨荣看到我们吵了起来,立刻站起来拉架,给我们互相介绍了一下,让我们以后一定要友好相处,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都是误会。 然后我们三个聊了一些,我和周杰还是装作不认识的样子,慢慢聊得挺好,杨荣就让周杰去忙其他事情了,把我留了下来。 杨荣笑脸盈盈地说道:“你不是请了一个星期的假吗怎么今天才是第五天,你就回来了家里那边的事情处理好了吗” 我点头道:“怕耽误公司的事情,所以处理差不多了之后就急忙赶回来了。” 杨荣说:“回来就好,这两天公司的确是挺需要你的,今天晚上你就正常开货车上班吧老李头病了,病得很重,估计不久于人世了。” 我听得脑袋一懵,急忙问道:“怎么回事我走的时候不是还挺好的吗怎么突然一下子就病的这么厉害” 杨荣叹了口气,说道:“人到老了,几十年积攒下的大病小病加起来一起犯了。医院里这样的人还少吗前一天还很健康,第二天就一命呜呼了。算了,不提这事了,你明天早上到张村货运站的时候多和老人家说说话吧你们也算是合作过一阵子了,说不定过几天就见不到了。” 我用力点了点头,答应了下来。 说实话,虽然老李头非常古怪,到现在我也不知道在他身上有什么秘密,但我也的确是和他合作过一个多月了。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我去看望看望他也是应该的。 到了晚上,我买了一些水果,开着货车准时从南极路货运站出发了。

百度搜索